當前位置:主頁 > 資訊中心 > 深度報道 > 文章內容

如何“打倒”干擾課堂的“頭號敵人”?

來源:搜狐教育 作者:搜狐教育 發布時間:2018-08-21 是否公開:公開 審核人:王利軍


    迅猛發展的技術時時改變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使得手機、電腦等設備與日常生活縱橫交錯,難以分割。學生在課堂上使用手機、電腦難免影響學習,但禁止電子設備進入課堂顯然與時代發展背道而馳,教師不如制定策略正確引導。

    “眾多前所未見的事物在羈縻人類的判斷力,否定個人的意志,逐漸把他們變得如同原始般麻木不仁。在這些事物當中,日趨常見的全國性事件以及城市人口的激增影響尤為劇烈,整齊劃一的工作形式單調與乏味,人人都渴求能有新鮮事來滋潤心田,哪怕是簡短的外界信息也能滿足渴望。”英國工業革命方興未艾之時,詩人威廉•華茲華斯在與塞繆爾•柯勒律治合作的《抒情歌謠集》的序言中寫下了這段文字。200多年后的今天,這一場景似乎在大學課堂上再次上演,學生通過手機快速瀏覽社交媒體,了解最新的新聞資訊,在繁忙的課堂學習中得到短暫的輕松。

    然而,若不加以適當控制,短暫的輕松就轉變為嚴重的干擾。手機、電腦一類的電子設備影響大學生課堂學習的話題由來已久,高校控制電子設備干擾課堂學習的對策不盡相同,究竟哪種方法相對而言更加行之有效,或許可從“干擾”本身的含義來探討分析。

    從科學角度看“干擾”

    2016年,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神經學、生理學和精神病學教授亞當•格薩雷與心理學家拉里 •D.羅森合著的《紛亂心緒:高科技世界中的古老大腦》出版了。以科學的角度看,“干擾”就是一切與既定目標毫無關聯的事物,并且阻礙目標的完成。干擾的來源包括外界產生(如窗外的鳥鳴、突然的敲門聲等)以及自身行為所致(如沖咖啡、改做其他任務以及查看社交媒體等)。格薩雷等人研究發現,干擾的產生源自人類大腦本身的功能特點:人類能夠設立高層次的目標并且制定完成目標的具體計劃,與此同時,有限的認知控制能力難以持續集中注意力以及保持工作記憶。

    研究還發現,在完成復雜的任務或者進行重復性極強的工作時,干擾帶來的短暫的愉悅會更加吸引人。高校課堂顯然屬于這種情況,學習內容艱難復雜之際、教師講課滔滔不絕之時,手機對學生的吸引力陡然大增,并非是學生沒有意識到上課玩手機會影響學習,只是確實控制不住自己。此時,為生活帶來便利的高科技電子設備卻使得學生更容易陷入五花八門的軟件、網頁之中。更為糟糕的是,格薩雷教授的研究表明,電子設備帶給人的干擾并非只是視線停留在屏幕上的幾十秒或者幾分鐘而已,過度沉溺于干擾的試驗者通常要經過30分鐘才能完全投入到被打斷的工作或學習上來。

    應對不能過頭

    種種結果顯示,高科技電子設備干擾學生的程度甚至超過了其他形式,不過,這并不意味著高校應該禁止手機、電腦出現在課堂。禁令必然導致學生出現焦慮情緒,而干擾還是會如影隨形進入課堂,不過是換做其他形式而已。正如美國阿桑普森學院英語系教授詹姆斯•朗所說,“電子設備大行其道是社會發展不可阻擋的趨勢,與其給學生創造無手機、無電腦的課堂,不如培養學生合理利用電子設備的習慣,把干擾程度降到最低,充分發揮其正面效應。”

    朗教授利用格薩雷等人的研究成果,并結合自己的教學經驗,總結歸納了一整套電子設備的課堂應對策略。該策略包括透明度、自主性和教學法三方面。

    ※ 充分理解 格薩雷和羅森在《紛亂心緒:高科技世界中的古老大腦》一書中提出,充分了解任務的具體目標和干擾導致的具體影響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為此,教師在授課之初應該明確電子設備使用要求,例如在進行小組討論、班級討論或者評價同學的回答時,手機、電腦必須放在一旁;在需要記筆記或者解決課堂問題時,學生可以使用電子設備。同時,教師應當明確表達規定的原因,比如根據研究結果,與他人討論時拿出手機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并且會降低討論的效果。教師可以根據具體課程情況解釋相應規定的原因。

    與此同時,教師還需要明確說明每堂課的具體內容,“這堂課的內容相當復雜,我需要花大量時間一一講解要點”“今天要全班討論,大家先花幾分鐘寫下上節課的要點”“馬上要開始分組討論,目的是讓大家相互熟悉,因為期末項目就是和你今天的組員一起完成的”等。說這些話花不了多少時間,但卻能增強課堂的學習氛圍。切記,不要把課堂變成處處驚奇的魔術表演,學生對課堂內容一頭霧水只會加大他們玩手機的可能性。

    ※ 學生參與 教學的根本目的是傳授學生知識,培養相關能力。過往經驗與研究都表明,學生在課堂上的自主感越強烈,學習效果越好。因此,教師在制定電子設備的使用規則時,應當充分考慮學生的意見與建議。

    此外,這一代大學生從初中甚至小學階段就開始使用手機、電腦,他們對電子設備帶來的負面影響并非一無所知,在制定規則時,教師應當圍繞這方面的問題向學生發問,“手機會怎樣干擾你和同學的學習?你覺得我們該怎么做才能解決這個問題?”“有些同學用手機、電腦記筆記效率更高,大家覺得怎樣做才能滿足各自的學習習慣,同時又避免干擾他人的學習?”與學生共同商討規則的制定能消除教師“一言堂”的課堂風氣,增進學生主動學習的積極性,同時,學生豐富的電子產品使用經驗還可能會為課堂管理提出絕妙主意。

    ※ 提高課堂活力 郎教授曾經旁觀同校一位商學院教授的商業課。這位教授與某地的基金會有合作關系,他們希望為當地的個人或小型企業開展小額貸款服務以提供創業所需的啟動資金。這名教授組織學生在課堂上開發這一貸款項目。

    在簡短的開場白之后,學生分為若干小組開始行動,每個小組都有各自的任務需要完成,有的負責研究并制定貸款政策,有的著手制定推廣方案,有的需要設計網頁和宣傳單。課堂瞬間變得忙碌起來,小組成員各盡其職又相互配合,推動項目順利進行。課程進行之時,也會有學生時不時地偷偷看看手機,查收私人消息,但沒有任何學生長時間游離于課堂之外,他們總是迅速回到手上的工作。電子設備的干擾影響微乎其微。究其原因,學生都清楚自己的行動能幫助該地區的民眾獲得幫助,實現這一目標需要在有限的課堂時間內精神高度集中,絲毫不容馬虎大意。在這樣的學習氣氛下,手機早就被忘在一邊了。

    當然,不是每門課程都可以引入“小額貸款”項目來激發課堂活力,但是教師可以從中獲得啟發,利用豐富多彩的教學形式讓學生積極參與到有意義的課堂活動中來,學生有時聆聽教師細致入微的講解,有時針對課本知識與現實社會的聯系各抒己見,有時通過完成項目或上臺演講來磨煉技能。與此同時,手機、電腦的誘惑也就相形見絀,不足為慮。此外,教師還能根據每堂課程的具體內容引導學生合理使用電子設備來輔助學習。

    或許,不受絲毫干擾的課堂只是奢望而已。要想把學生的注意力盡可能集中在學習上,教師就必須把學生放在整個學習過程的中心,不斷反思如何為學生提供最有價值的學習目標和更加高效的學習方式。

    主要參考文獻:

    [1] James M. Lang. "The Distracted Classroom: Transparency, Autonomy, and Pedagogy".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 July 30, 2017. Web.

    [2] James M. Lang. "No, Banning Laptops Is Not the Answer".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September 11, 2016. Web.

ALLCOPYRIGHT2010 安陽教育信息網版權所有 地址:安陽市文峰中路
郵編:455000
豫ICP備12014249

香港现场开奖记录_香港现场开奖记录|官网